首页 > 业界 > 正文

一指摇停摆 门店全关 线上APP已无法下单

2020-08-12 09:27:45来源:北京商报  

跨境电商一指遥的辉煌时代或许要成为过去式了。8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一指遥(天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指遥”)的公司总部和部分线下门店停止了运营。

有分析指出,各种政策利好下,跨境电商风起云涌,以一般贸易为主的一指遥优势逐渐被削弱;同时,线下各种销售进口母婴、美妆的集合店越来越多,逐渐分割了一指遥的既有市场。不可否认,线上跨境电商的迅速发展和线下个性化综合型门店普及开来,让实体跨境超市的经营越来越难。

门店全关 线上APP已无法下单

一指遥的闭店其实早有征兆。北京商报记者在8月11日走访时发现,位于东方新天地的一指遥王府井店已于8月9日关闭,门上贴出的闭店通知显示,由于疫情影响,该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已无力继续运营。停止营业后,该超市将进行债务清理。

实际上,北京商报记者曾在7月底走访一指遥王府井店时发现,母婴类产品已经出现短缺,例如辅食品牌禾泱泱的品类已经减少,米饼、肉松都出现了缺货。当时,该门店店员向记者表示,这是由于产品品类调整所致。

此外,在8月3日左右,一指遥王府井店店员通过微信渠道向消费者发布消息表示,有存货的顾客需要在2天内全部领走,若是没货则可以办理退款。

虽然一指遥曾尽力协调退款,但该门店闭店前仍在推广预付卡办理,遗留问题待解决。记者在现场调查时有消费者表示,自己购买了该门店的预付卡,半个月前通过线上下单一直都处于未发货状态,且线上没有退款选项,所以来线下门店询问原因,才发现该门店已经关闭,目前卡内仍有1万元左右的储值金额。记者从微博上看到,不少消费者与上述消费者有类似经历,不少消费者指出一指遥的客服电话打不通,订单无法处理,维权难度较大。

一个月前,记者走访时曾发现,7月16日至7月31日期间,该门店推广储值500元送20元、1000元送60元、甚至1万元送1200元的储值活动。对于储值卡无法退款的问题,记者通过一指遥APP看到,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在9月30日前,该公司会根据消费者申请提交资料的顺序办理会员卡退款。对于王府井店的闭店原因,公司将其归于疫情导致供应链断裂,造成长期亏损。

据了解,一指遥在北京拥有直营超市和便利店两种业态。首家超市门店位于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一指遥五棵松店已于今年5月与商场同步闭店。

此次一指遥王府井店关闭后,一指遥在北京将再无超市业态。同时,北京商报记者从大众点评上看到,一指遥双榆树店是该品牌的便利店,目前也已经处于关闭状态。

 刘卓澜/摄

刘卓澜/摄

一指遥多家实体门店停摆的同时,一指遥APP也表现异常。北京商报记者在一指遥APP下单时发现,尽管页面还挂有商品,但点击下单时会自动显示“该商品已下架,请选购其他商品”。 一指遥在APP首页挂出公告提醒: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已经无力继续运营。2020年8月9日,公司研究决定,自即日起停止营业,进行债务清理。”

线上线下夹击 既有市场被挤压

到底哪些原因造成了当前亏损局面?会员售后进程如何?一指遥何时将继续运营?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上一指遥副总经理庄财,他表示:“老板在本周一已经将总部和门店关闭,贴上了告示,目前公司高层也不清楚老板的打算,因为所有的决策都由老板一人定夺,因此关于公司的发展问题无法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一指遥还陷入了商业纠纷之中。天眼查资料显示,从2019年12月至2020年6月,一指遥与北京千岁宝商贸有限公司、北京美怡行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产生了数起买卖合同纠纷。其中,与北京千岁宝商贸有限公司的纠纷案件达到3起。

 刘卓澜/摄

刘卓澜/摄

其实,2015年诞生的一指遥也曾享受过跨境电商政策宽松时的红利。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对外经贸大学教授王健回忆称,从2016年开始到2018年,政策的推出以及关税的下降,使跨境电商进口市场形成了一个爆发期。“在这之前,产品比较单一,线下渠道占据大多数,所以被主流品牌和厂商控制,但互联网一下子为消费者开辟了更宽广的渠道,消费者可以比对进口商品,因此市场突然就热起来了。”

然而,伴随着国际物流体系逐步完善、跨境政策红利不断释放、进口产品信息实现对称等等,企业的争相进入既推动了进口消费市场的成熟,更是加剧了行业的聚合与淘汰。2019年,电商巨头开始整合跨境资源,无论是阿里收购网易考拉,还是京东的进口业务海囤全球更名京东国际,均是在利用平台现有的渠道、资金、物流基建等优势迅速占领市场。

另一方面,一指遥的实体门店也在面临尴尬。从其选址来看,大型体验店超市往往位于区域或商圈商场,而在当下的大型商场里,专业的母婴集合店、进口美妆店、进口超市越来越多元化。

以王府井门店为例,一公里区域内,母婴集合店拥有丽家宝贝、乐友、哈姆雷斯等专业集合店;美妆集合店有屈臣氏、丝芙兰等集合店,以及各大品牌专柜;而超市、便利店业态有家乐福、物美品超市、便利蜂等。

不可控因素增加 供应链薄弱者将出局

“当跨境消费的线上渠道已经充分铺开后,线下进口商品门店优势将逐渐弱化,特别是进入2020年后,在疫情影响下,人们的消费变得谨慎,国际物流成本与时效难以预估,而大平台以商品规模优势与国外厂商签订协议建立稳固渠道,这对中小企业的竞争将产生不小压力。”王健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同样遭遇闭店的还有跨境平台西集网。其公告显示,由于国际疫情对海外直邮模式造成了严重影响,海外采购的货品仍不能保证如期交付,预订好的航班一再被取消,而海外仓库的员工工作也遭受影响。因此,自8月6日起,暂停西集全球购APP、xiji.com、m.xiji.com的业务。

一位跨境电商企业的物流负责人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国际物流例如航班情况已经缓和很多,而体量大的企业恢复得更快,不过业内物流平均成本相比疫情前仍然处于高位。没有完全恢复旺盛的运力。一方面是如果货量不多,航空公司不那个会开那么多航班,另一方面就是疫情控制的因素。除此之外,受国际局势影响,国内需求量和国外出口量都有所下降,因此整体业务量下滑得比较厉害,和去年相比差了很多。

那么,在疫情管控常态化下,未来跨境电商企业的竞争格局将走向何方,多位专家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头部跨境电商企业将逐步占据主导地位,而中小平台在国际细分市场中寻找机遇。

电商分析师鲁振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头部平台由于其具备较强的资本能力、供应链能力,能够与海外的品牌进行协商与合作,因此这类平台将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中国社科院财经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强调,“跨境电商将围绕物流时效和消费诚信两个维度进行发展和竞争。”

责任编辑:hnmd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