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进口 > 正文

疫情“倒逼”跨境电商企业数字化 今年中国发展跨境电商的关键词是韧性

2020-08-13 10:02:40来源: 第一财经杂志  

疫情让“数字化”这个词空前在企业中流行,对于需要面临国内国外双重困境的跨境电商行业更是如此。

“这次疫情让很多企业经历一个生死的坎,真正明白什么叫‘倒逼’了,‘倒逼’的好处就是我们已经看到整个行业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改变。”敦煌网创始人兼CEO、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B20)数字工作组联合主席王树彤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她观察到很多拥有数字化思维的企业在疫情中通过在线办公、在线交易、直播带货等方式,不仅维持了自身运转,还实现了经营收益的突破。但另一方面,此前毫无数字化运营积累的企业在疫情中更加手足无措,因此敦煌网、B20今年的重要命题是帮助中小企业搭建数字化供应链、提升数字化分销能力,提高企业抵御风险的“韧性”。

 

王树彤是敦煌网创始人兼CEO、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B20)数字工作组联合主席。敦煌网是创办于2004年的跨境电商平台。

Yi=YiMagazine

W=王树彤

Yi:各国和各地政府都在想办法帮企业抵御疫情带来的冲击,但是政府同样面临严峻的税收压力,财政支持非常有限,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W:从跨境电商行业看,国家最近出台了很多利好政策,比如进一步设立跨境电商综试区,设立海关试点跨境电商B2B出口,这对整个跨境电商行业来讲是巨大的支持。企业自救层面,其实像加拿大、智利、西班牙、墨西哥等,很多国外政府和医院需要中国的生活用品供应链、防疫物资供应链。在物流受阻、资质认证繁琐等困难下,我们的商家也最终顺利出货,以敦煌网的数据为例,4到6月我们的交易额增长都在30%以上,口罩类商品的销售额在4月环比增长了72倍。在疫情期间能够实现这样的销售数据,极大提高了我们在海外客户心中的供应链信誉。

同时这期间也出现了很多模式上的创新,比如我们推出了中欧铁路和海运运输的跨境电商小包专线,结束了陆运和海运运输没有小邮包的历史,与中国建设银行合作升级“电商贷”的产品,此外还利用大数据帮助卖家分析不同国家的疫情节奏,从而指导他们选品,抓住瞬息万变的销售机会,这些都有利于中小微企业的自救。

其实从这次全球各国抗疫来看,中国提供了很多样板案例,在7月16日的B20国际论坛上,我们和国际工商界的领袖、劳工组织、各国政府人士探讨如何为第二波疫情做准备,我作为B20数字工作组联合主席发出了来自中国的声音和呼吁。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中国没有在这种场合发声了。当然这背后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一直通过数字化工具赋能中小微企业,帮助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这些都是B20和APEC非常重视的话题,在这方面中国确实有独特的成功经验。而这些成功经验应该与其他国家分享,这也是B20积极推进的工作之一——在疫情中如何帮助各类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快速利用数字化技术加强企业韧性,维持运转,保障业务的持续开展。

Yi:“展会”这个特殊的交易场景在近半年来几乎全部停止,但这个场景对于很多行业促成交易是至关重要的,疫情中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W:首先无论是To C也好、To B也好,交易的线上化肯定是高速发展的大势,线上和线下的愈发融合也是一个共识。广交会(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可以说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商品交易展会,已经有60多年的历史,一个月前的第127届广交会就是在线上举办的,这种打破“壁垒”的效果很明显。线下举办的时候,广交会最多能够邀请2.5万家企业布展,而这次我们自己就带了额外1万多家商家、上千万件商品在线上参与展会,这些中小微企业过去是无缘广交会的。其中有一家销售电子产品的企业我印象很深刻,店家没有花一分钱的广告,1小时内就获得上万次点击,拿到了23张订单,相当于他们旺季一天一半的销售额。另外我们也在其中搭建了直播平台,连续10天每天24小时直播,这样促成我们自己交易的同时也能给广交会做线上引流。最后算下来,我们一天的询盘量14天环比涨幅45%,单日成交金额同比涨幅最高76%,消费类电子产品的成交额甚至同比上涨了300%。

Yi:疫情使得企业线上办公成为常态,也让更多人做起了“兼职”生意。在你看来,这种短时间内的迅速“线上化”背后是否存在一些隐患?

W:“线上化”这个话题也是这次B20论坛上大家非常关注的题目。我与敦煌网上的商户交流时也发现,有的人会用互联网做营销,会玩转直播带货,甚至会用AI和大数据分析商情,在线教育、电商、线上医疗等行业更是如此,这些人在疫情的危机下不仅可以生存,甚至有机会取得更大的突破。所以我们说数字化本身是一个公平的机会,降低了人们的创业门槛,很多女性也通过兼职做电商生意的方式实现了家庭和事业的平衡,你可以称之为“起居室时代”。

但同时我认为这背后存在一个“数字鸿沟”的隐患,其实很多新闻报道中也写到了,很多女性创业者由于缺乏数字化知识,她们的公司在疫情期间生存愈发困难,或者没有抓住可能转型突破的机会。和贫富差距一样,数字化能力欠缺带来的影响会像多米诺骨牌,让不擅长的人越来越落后。所以今年金砖国家女性工商联盟的一个重要议题是用数字化的方式赋能全球女性,帮助年轻的女性通过数字化创业,B20在这方面也积极倡导全球的合作。

Yi:基于你刚才提到的隐患,在国际关系复杂多变的今天,跨境电商行业存在很多不稳定的风险,你会给企业怎样的建议?

W:我们一直讲全球化布局,或者供应链全球化,这个命题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不再是一个“发展”问题,而是一个“生存”问题,鸡蛋永远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比如我们前不久和一家义乌企业合作,帮它做海外市场的数字化供应链和数字化分销。他们在美国有仓储,但一直是囤货机制,我们通过ERP帮助它接入敦煌网的北美数字贸易中心,对接了很多线上的零售商和批发商,这些都是他们之前不曾获取的客户。另一方面,我们还能帮助这家企业从一个市场对接到全球更多市场,去年我们上线了一个叫“全球开店”的项目,是一个SaaS系统,能够帮助企业对接全球10个以上的区域电商平台。这样一来就能帮助企业实现供应链、分销的灵活运转,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

中小微企业想要做到这点,离不开这样一个数字化的中台驱动系统,它能帮助解决很多痛点——我怎么开一个店,开完以后怎么做运营,怎么做流量营销,仓储和物流怎么选择,怎么选择支付和金融服务,如何了解关检税汇。我们还在去年提出要做跨境电商中小企业的数字化产业中台,中小企业全球价值链联盟的背景,所有参与者可以在这个生态内共赢。对于B20各国的中小企业,我们的做法都有可以借鉴的部分,我们也很乐于分享。

Yi:在你看来,今年中国发展跨境电商的关键词是什么?

W:其实年初没有疫情的时候我们就提出了这个产业发展方向——韧性。在疫情期间,我们尤其感受到韧性供应链的重要性,遇到突发情况时,企业的供应链既要有坚韧又要能敏捷调整,否则当类似疫情的事件发生时,企业会接连遇到开工不足、原料短缺、物流受限、订单骤减、资金链断裂等问题。这次疫情让很多企业经历一个生死的坎,真正明白什么叫“倒逼”了,“倒逼”的好处就是我们已经看到整个行业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改变——就像我刚才讲到的,60多年的广交会,仅用了一两个月时间就线上化了。

责任编辑:hnmd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