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王健林旗下AMC院线迎来转机 亚马逊或对AMC院线感兴趣?

2020-05-12 15:13:30来源:券商中国  

王健林旗下AMC院线怎么了?5月11日晚间,王健林旗下AMC院线美股盘前一度暴涨超80%!美股开盘后,AMC院线一度暴涨56%,随后,涨幅有所收窄,截...

王健林旗下AMC院线怎么了?

5月11日晚间,王健林旗下AMC院线美股盘前一度暴涨超80%!美股开盘后,AMC院线一度暴涨56%,随后,涨幅有所收窄,截至当晚11点左右,股价涨幅维持在25%左右。此前有报道称,亚马逊对AMC展开收购谈判。不过,晚些时候,花旗表示,亚马逊对AMC院线潜在的收购不太可能发生。

由于AMC院线在疫情爆发前已经连续阴跌两年,跌幅高达80%,在欧美疫情爆发最“要命”的三四两月,AMC院线股价几无实质性下跌,或印证了该公司至少在股价层面已暗含“利空出尽或是利好”。与此同时,自五月份以来美国部分地区的电影院逐步开始重新恢复营业。

外界猜测亚马逊希望接盘AMC院线的另一因素是——除Netflix、Hulu这些主要对手外,苹果、迪士尼甚至百货公司沃尔玛,都纷纷转向电影视频网站的竞争,亚马逊面对激烈的竞争。

今年2月份,亚马逊宣布聘请索尼电影高管担任亚马逊电影制片部门、电影视频网站Prime Video两大业务的负责人,并直接将向创始人贝索斯直接汇报工作,显示出亚马逊对电影业务志在必得,但市场人士强调,这不意味着亚马逊真的已经与AMC进行实质性接触。

亚马逊对AMC院线感兴趣?

5月11日晚间,王健林旗下AMC院线美股盘前涨幅扩大至超80%。此前有报道称,亚马逊对AMC展开收购谈判。不过,晚些时候,花旗表示,亚马逊对AMC院线潜在的收购不太可能发生。

AMC院线的困境并非因为新冠肺炎。在此之前,AMC院线运营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根据AMC院线披露的亏损情况解释来看,院线的租金、票价降低以及利息因素导致公司盈利面临困难。2019年财报显示,AMC院线的净亏损高达1.49亿美元,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使得本已体力不支的AMC院线陷入了灾难。

AMC院线一度被迫宣布,关闭AMC院线在全球1000家的影院,另外对包括首席执行官亚当阿伦在内的600名员工暂时停职,以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保存现金,这意味着AMC院线可能无法撑得太久,如果AMC的电影院无法开业,昂贵的租金成本是AMC院线不能承受的。

在一个月前,AMC院线发言人Ryan Noonan就表示,“虽然疫情期间AMC院线没有收入,大量固定成本仍在继续。”在这种背景下,看衰AMC院线成为一种市场主流观点。华尔街分析师甚至认为,AMC院线的流动性顶多维持到7月,评级机构标普公司更在今年四月中旬给予AMC这家全球最大的院线公司垃圾评级(CCC-)。

最要命的两个月为何止跌?

但令人奇怪的是,一切恐慌性的理由和逻辑,都来自于新冠肺炎疫情对电影行业的打击,从而导致AMC院线被看空。但若以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这段时间为节点,当疫情在美国、欧洲的疫情逐步爆发的两个月内,AMC院线的股价罕见的挺住了,并未有实质性的下跌。

即便按照2020年1月1日为时间节点,AMC院线在整个疫情阶段的下跌也仅仅为19%。但由于AMC院线主要都在美国和欧洲,因此上述19%的股价下跌,也很难说明AMC院线业务受到当时疫情的影响。

在资本市场上,有一种说法是“利空出尽或是利好”。这一说法或更更容易解释,AMC院线在疫情期间并无实质性的股价下跌,同时,疫情爆发当中,AMC为何在市场认为最为利空的时候,还能令市场联想到亚马逊的关注?

因为AMC院线仅从最近一波下跌通道看,它已经从21美元附近整整跌了两年,一直跌到2020年2月底的最低5美元附近。AMC院线在最近两年的持续阴跌中,股价跌幅接近80%。这还不算AMC院线自2016年11月份从33美元高位下跌的那一波。

在2020年2月底的时候,AMC院线就已经只剩下大约360亿人民币的市值了,这家全球最大院线公司的市值,与A股的万达电影的市值几乎持平。正因为股价阴跌的时间如此之长、损失的股价如此之多,当AMC院线公司的市值跌落至万达电影的同级别水平,AMC院线的股价就基本跌不动了,哪怕从2020年3月1日到2020年4月30日这段欧美疫情最要命的阶段。

也就是说,AMC院线至少从股价层面印证了新冠肺炎疫情成就了“利空出尽或是利好”的说法。不过市场人士认为,目前尚未确定亚马逊收购AMC的谈判是否真实存在。

除了股价在最“要命”的阶段不跌反涨,AMC院线“利空出尽是利好”还体现在美国逐步解除了对电影院的限制措施。

美国部分州已经打算逐步解除“社交禁令”,而少数州甚至允许电影院等非必须的娱乐场所恢复营业。在新的政府指令出台后,院线公司的反应不一,部分院线开始为复工做准备。

根据媒体报道,美国圣安东尼奥的三家电影院于上周末(5月2日、5月3日)重新开业,虽然放映的全部都是老电影,但仍有大约3000人到场观影。

报道称,这三家影院已提前重新开放,并采取了严格的社交隔离措施。一位好莱坞发行方主管认为此票房成绩是乐观的:“这表明观众有需求。”

据报道,重新开业的影院按当地复业要求采取了以下措施:隔行卖票,单行观众的距离也要保持在6英尺以上或至少两个空座位;零食和周边售卖缩减规模,只有员工才能操作饮水机,汽水和爆米花则不能续杯;每场放映后,都要对扶手、杯架和小桌板进行消毒。目前还没有强制规定观众必须戴口罩。

亚马逊防御性收购AMC?

市场人士猜测亚马逊与AMC院线的收购谈判,很大程度上来自最近一年来,亚马逊在电影业务上的急切布局。

与此同时,万达集团也已经有意降低对AMC院线的投入。对万达集团而言,AMC院线看起来更像是个无底洞。正是由于盈利不佳却有较高的运营成本、巨额负债因素,从2018年起,万达集团开始陆续减持AMC院线的股票。

2018年9月,AMC院线就以每股17.5美元的价格,回收32%的股份,为此募集了4.2亿美元的资金。万达电影当时的董事长张霖,也退出了AMC院线的董事会。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万达持有AMC院线约50.01%的股份,到2019年12月末持股降至38%,显示出万达集团对AMC院线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

另一方面,亚马逊公司旗下电影视频网站一度是美国四大视频网站中最弱的一个。多年以来,亚马逊Prime Video一直试图与Netflix、Hulu等其他大型视频网站展开竞争,亚马逊急于强化自己的内容制作、渠道发行能力。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2020年2月份,亚马逊开始聘请索尼电影的高管Mike Hopkins担任其电影制片、电影视频网站Prime Video两大业务的负责人,并直接将向贝索斯直接汇报工作,显示出亚马逊创始人对电影业务的重视程度。

自2019年开始,亚马逊一直紧盯着“电影”行业。在2019年2月份举办的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上,出手最大方的不再是福斯探照灯、焦点影业这些隶属好莱坞六大的公司或者曾经的韦恩斯坦,而是科技巨头亚马逊,亚马逊花费4700万美元购买了《深夜秀》等三部电影。

亚马逊Studios主席Jennifer Salke接受外媒采访透露,2019年亚马逊将推出30部原创电影,部分电影只在亚马逊上线不再进行院线发行。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目前,除Netflix、Hulu这些主要对手外,苹果、迪士尼甚至百货公司沃尔玛,都纷纷转向电影视频网站的竞争,亚马逊面对激烈的竞争。上述参与者皆是财大气粗,而作为全球院线老大,AMC院线本身已跌至有吸引力的估值水平。

数据显示,亚马逊2019在娱乐内容上的成本支出为78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16%。

责任编辑:hnmd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