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曾无数次深陷上市传闻的农夫山泉终于要上市了

2020-05-03 17:52:13来源:中国商报  

4月29日晚间,农夫山泉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与农夫山泉水战超20年的娃哈哈,其董事长宗庆后与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性格截然不同,...

4月29日晚间,农夫山泉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与农夫山泉“水战”超20年的娃哈哈,其董事长宗庆后与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性格截然不同,也将公司“隐匿”多年未上市。如今,农夫山泉将眼光投向资本市场,娃哈哈离上市还远吗?

上市尘埃落定

曾无数次深陷上市传闻的农夫山泉终于要上市了。4月29日晚间,农夫山泉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持续品牌建设、进一步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及探索海外市场的机会。

对于农夫山泉的即将上市一事,不少网民评论道:“等得花都谢了,终于要上市了”“如此优质资产,可惜不在A股上市”。那么农夫山泉为何选择港股上市呢?对此,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一方面,香港上市的便捷性更高,速度更快,效率更高;另一方面,在香港上市有利于农夫山泉推进其国际化进程,扩展境外的消费市场和投资市场。

对于农夫山泉的上市,众多业内人士都表示“意料之中”,因为十几年来,农夫山泉多次深陷上市传言。据悉,早在2008年,农夫山泉就已经计划上市,并聘请了中信证券做上市辅导,后被暂停;2017年3月,农夫山泉出现在浙江辖区辅导上市的公司名单中;2019年5月,农夫山泉和中信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工作协议,后又被终止;直到2019年底,农夫山泉赴港上市消息流出。此次递交招股说明书也算尘埃落定。

不过,“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为何要上市又让一众人士表示“情理之外”。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农夫山泉的营收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20.6%。更重要的是,截至今年3月31日,该公司总共有银行授信87.45亿元。

不同的“底色”

饮料行业中另一个“不差钱”的“大佬”则是娃哈哈。据了解,成立于1987年的娃哈哈曾凭借其联销体的模式创造了我国饮料行业的一段传奇故事,2013年,娃哈哈营收一度达到782.8亿元的巅峰。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王红霞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身为饮料行业的“大佬”,农夫山泉和娃哈哈的产品刚性需求大,销售回款快,现金流充足。

1996年,农夫山泉的前身,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在杭州成立,双方超20年“水战”正式开启。20多年来,从纯净水代表娃哈哈与矿泉水代表农夫山泉的对簿公堂,到农夫山泉深陷“砒霜门”事件后娃哈哈的公开声援,双方掌门人钟睒睒和宗庆后可谓“相爱相杀”。

据悉,做过泥浆、当过记者、种过蘑菇、养过鳖的钟睒睒与卖过白酒、卖过奶粉、做过美妆和微商的宗庆后虽同为浙江企业家,但性格却迥然不同。宗庆后事无巨细、亲力亲为,娃哈哈集团至今没有设置副总,年过七旬的宗庆后一直奋斗在一线。而钟睒睒更像是养生堂帝国的幕后操纵者。快消行业专家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透露,农夫山泉能保持如此高的市场渗透率、曝光率归根于其公司内部的群策群力。

掌门人不同的管理风格决定着公司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从外部看,娃哈哈起势归功于改革开放以来的人口红利,而农夫山泉崛起则借势粉丝经济;从内部看,娃哈哈发展重在分销体系和促销,而农夫山泉发展的驱动力则是品牌和文化。

确实,“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可见农夫山泉塑造品牌的功底,而娃哈哈走的则是“90后回忆杀”的路线,残存在人们记忆中的恐怕只剩下儿时的营养快线。

也正是不同的“底色”使两家龙头企业在近年呈现出不同的发展势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我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娃哈哈则从2014年开始业绩陡然下滑,2018年营收为468.9亿元,相比2013年的高光时刻下跌了314亿元。朱丹蓬坦言,娃哈哈也曾进行过多次多元化布局,但无论童装、白酒还是奶粉,宗庆后都要亲力亲为,自然很难成功。

“不差钱”公司上市的底层逻辑

更为重要的是,不同的“底色”使两位掌门人在过去数年呈现出不同的姿态。据了解,低调的钟睒睒操纵着整个养生堂帝国,并默默布局新零售,其上市大考更是在多次对外“不予置评”后已然成功。

而宗庆后则略显倔强,曾多次“炮轰”电商,怒怼马云的“五新”概念。在资本市场面前,他也放出“坚决不上市,娃哈哈不缺钱”的狠话。

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按照之前的经营逻辑,两大龙头都“不差钱”,但目前我国的商业环境、商业逻辑、消费思维、消费行为都发生了变化,为满足消费者核心诉求,企业需要借助新零售渠道实施多品牌、多品类、多场景、多渠道、多消费人群的战略布局,必将考验企业的资金实力,这才是“不差钱”的两个龙头企业仍需要上市的底层逻辑。

实际上,一次次大浪淘沙下,宗庆后对电商的态度已然改变。2018年,娃哈哈对“天眼晶睛发酵乳”的保健饮料采用微商的模式并初获成效,即使宗庆后表示依靠微商并不意味着拥抱电商,但这被一众人士解读为年过七旬董事长“最后的倔强”。今年,娃哈哈宣布成立五家电商公司。宗庆后对电商的态度实现了大翻转。

在此背景下,这位“倔强”董事长能否在上市问题上也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变,拥抱资本市场,成为目前最大的看点。对此,王红霞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娃哈哈对电商态度的转变是因为其关乎公司发展的生命力,但上市对娃哈哈而言并不紧迫,其目前发展资金较为充足,宗庆后短期内也没有退休计划,公司短期上市可能性不大。

责任编辑:hnmd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