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北漂消费养成记,每天忙碌17小时,月薪3万薅羊毛买iPhone

2020-08-12 09:29:13来源:北京商报  

在北京,有这样一群人,被称为“北漂”,他们带着梦想努力地融入这座城市。为此,他们往往精打细算每一笔花销,但这并不代表会苛待自己,有品质、有颜值、大牌、超性价比是日常花销名录里的关键词。

北漂消费养成记

齐宇新有一个电子账本,详细记录着每笔花销,备注一栏总出现PDD、JD、TB……“这些缩写代号其实对应着各个APP。PDD是拼多多,JD、TB分别是京东和淘宝。”小到几十元,大到上千元乃至上万元,“自从上班赚钱就开始记账,买了什么、花多少钱以及在哪买的”。

细看账本,过去三个月,“PDD”在齐宇新的账本里一共出现了36次,购买品类囊括了油桃、厨房纸、牛排、红酒、雅诗兰黛精华,甚至包括iPhone手机。如今,齐宇新需要网购,第一时间想起来的就是拼多多,闲来无事时也会打开逛一逛,“要不然一个月也不能下单十余次”。

抽纸、厨房纸、洗衣液等是需要短期内反复购买的商品,齐宇新已经习惯性搜索上次购物链接,只要链接没有失效就会直接下单。而购买洗衣机、空调、雅诗兰黛、iPhone手机等高客单价的商品,齐宇新实际上是从2019年年中才开始。“第一次在拼多多上买雅诗兰黛眼霜时候其实很忐忑,架不住闺蜜的推荐以及诱人的补贴价格才下单。谁知道这一开始就刹不住车了,雅诗兰黛精华、祖马龙香水、资生堂洗面奶,还有正在用的iPhone11都是从拼多多上买的。”齐宇新记忆犹新,就连叙述的语气都带着惊喜。

在过去一年,拼多多新增了近2亿用户。拼多多的用户从2019年初的4.43亿增加到了2020年初的6.28亿。其中就不乏齐宇新以及同齐宇新一样的北漂族,他们从各自的城市奔向北京,满怀期待,同时为风花雪月和生计奔波着,或许有时候会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纠结挣扎,但在生活上不曾马虎半分。

齐宇新每天6点准时起床上班,往往要晚上11点才能到家,还要带着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她承认,有时候感觉生活很忙很累,但始终认为自己能在北京安顿下来,甚至是扎根。“因为北京是一座足以包容下你所有想法的城市,不管是幼稚的还是成熟的,生活永远是多元且鲜活的。”齐宇新认为自己的诉求很简单,生活也很容易就得到满足,“手里有点闲钱,能看爱豆的演唱会,约上三五好友小酌,能买到心仪的商品就足以”。

得益于疫情推动的线下线上更深地融合,更多的北京消费者成为拼多多用户。目前,平台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接近一半,以北京为代表的一线市场用户正越来越多地将拼多多作为网络首选购物平台。今年一季度以来,北京地区新增用户数量同比增长46%。

如今,每个人巴掌大的手机里,至少装了二十余个APP,半数都是各家电商平台,不仅有实物商品,还有各景点的门店、酒店……拼多多新消费研究院研究员范日召强调,拼多多通过不断丰富平台商品的品类满足不同城市和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同时,拼多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不断升级迭代产品技术,降低交易成本,让用户能够以较低的价格买到同样的商品,实现最佳性价比。“作为平台,拼多多不会刻意根据城市来区分消费者,无论在哪个城市,消费者以更实惠的价格买到中意的商品,这个需求都是一样的。”

线上解忧杂货铺

养成这个购物习惯要从三年前说起,2017年,齐宇新被生活在老家的闺蜜拉进了“薅拼多多羊毛内购群”。齐宇新的闺蜜是群主,每天在群里不定时地分发链接,还喊着大家帮忙砍一刀。最开始,齐宇新有些无奈和烦躁,直接把微信群设置了静音;但时不时还是会去群里看闺蜜分享的链接,以及其他成员分享的购物心得。“仿佛大家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跃跃欲试地下单。偶尔点进去会看到一两件比较有兴趣的商品,然后尝试下单。”

在齐宇新初期的订单,水果和小件日用品占大多数。去年年中,齐宇新开始在拼多多购买家电、手机、高端化妆品。齐宇新自己解释是:习惯在拼多多下单了,也改变了之前的看法,自然就愿意尝试购买更多的品类,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齐宇新在北京买了新房,月收入三万元的薪水要支撑她还房贷以及日常所需。“稍微有点捉襟见肘,花销也变得谨慎了。原本以为网购再也不会比价了,现在也要反复比较。”齐宇新坦言,各家电商APP对比多了,发现十有八九都是拼多多更便宜,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在拼多多上直接下单的习惯。

受益于性价比路线和拼团模式,新青年在拼多多上的活跃度也更高。数据显示,新青年群体平均每月使用拼多多89次,相当于年轻人平均每天至少打开并使用拼多多3次。在品牌与价格上能做到双管齐下,洞察了年轻一代消费客群诉求的拼多多,自然成了不少消费者的白月光。

“比价,是网购消费群体下单前最常操作的一个步骤,我们就是要为消费者减轻甚至消除这个步骤。”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说,“拼多多设立了数百人的比价团队,7×24小时无间断地监测着产品售价和库存,一旦产品价格出现波动或者售罄,我们将马上进行动态调整,保证消费者能随时享受这款产品的全渠道低价。”

不过,从打动到养成习惯,不仅仅是因为拼多多抓住了齐宇新对价格的敏感点,还抓住了同齐宇新一样的北漂一族,对品牌与品质的诉求。“价格是一方面,但我并不想因为价格购买不知名的小品牌、杂牌。”她以洗衣液为例,一直在用蓝月亮、威露士,虽然比杂牌洗衣液贵很多,但品牌能带来安全感,而且挑着带有“百亿补贴”字样的单品下单,反而省了不少。

给新房装修的半年里,齐宇新就像蚂蚁搬家一样从拼多多上买到了品牌卫浴、厨具等。如今,就连护肤品、美妆品以及3C数码,她都相信拼多多能“照单全收”。“不仅仅是我自己,周围很多北漂同事,早就大大方方分享拼多多的链接,消费单价超过千元的商品也不在话下。”

说得更直白一些,他们需要在有限的消费能力之内,购买到有品牌、有品质的商品,而力推“百亿补贴”的拼多多恰好能同时满足上述需求。范日召解释称,北京市场的用户消费能力较强,对商品和服务的要求较高,代表了一线城市消费者的普遍需求。其实,一二线城市用户选择拼多多是因为在平台上切实感受到了性价比。不管是“百亿补贴”中的苹果手机、戴森吹风机,还是水果农货,甚至只是日用品。

黄峥多次在电话会上表示,“‘百亿补贴’并不是一时的,将作为一种长期策略”。今年1月,第三方数据研究团队“超对称技术”发布一份关于拼多多“百亿补贴”的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Q4季度,拼多多为“百亿补贴”投入的补贴额达到50亿元左右,平均每件商品的补贴率约为15%。

对于从电商巨头把持十余年的互联网江湖里厮杀出来的拼多多,早已不像当年那样粗犷,无论是品类还是品牌越发“精致”,并迅速扩充着商品阵营。如今,消费者对拼多多上的数码产品、3C、家电的热爱程度不亚于日百、零食等品类。拼多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9日,拼多多数码产品销量较前一天上涨超过210%,其中,手机、电脑、智能手环/手表、游戏机和耳机位列产品销量排行榜的前五位,合计约占平台数码产品总销量的67%。

实际上,为了丰富平台上的商品种类,拼多多向原产地无限度扎根。通过需求端的大数据来指导生产,帮助制造企业实现“以需定产”,从而大幅降低企业研发生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向消费者提供海量高性价比商品,另一方面帮助企业扩大市场占有率,建立品牌认知。

比自己更了解自己

2013年,齐宇新带着21寸的行李箱,从老家的大学校园里走出来到北京;2020年,齐宇新用攒了7年的工资,在北京买了一套小两居。“七年前,21寸行李箱能装下所有的家当,现在90平方米的家还是有点小。”齐宇新承认7年来,自己的心变大了,想要的也多了,自然需要更多物质上、精神上的回报,才能将幸福感抓在手里。

齐宇新觉得,自己现在比以前活得更“自我”了,敢于表明真实诉求,并适度表达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心思”。其实,近几年,电商平台一直尝试去中心化的可行性,将千人千面挂在嘴边,力求为消费者实现定制化的服务。落在拼多多上,范日召强调,一线城市和其他城市消费者对具体商品的需求有所差异,拼多多平台的大数据系统会及时发现消费者的需求,并针对需求去丰富消费者需要的商品。

“希望电商能比我自己还懂我,清楚心之所想。”细化到具体案例,齐宇新称,去年上半年还没有搬进新家时,临时找了一个短租过渡,需要更换马桶坐垫、5个下水管道,清理地漏、冰箱、洗衣机,还要填上三个空调在墙上留下的洞。“那阶段很无奈,一想到要在平台上搜各种零部件,有些零部件又不知道叫什么就开始头疼。”

不过,这种痛苦在齐宇新用拼多多第一次搜索防臭地漏就结束了。“因为,接下来的半个月,每次打开拼多多,推荐的商品都与装修有关,且能立刻解决问题的小物件。”齐宇新不但第一时间找到了下水管道、除味剂、密封泥胶,还通过拼多多的各种关联推荐,买到了门缝挡光条、防撞硅胶贴等她原本不认识的小物件。拼多多的确让齐宇新用更少的钱解决了眼前焦头烂额的大事情。

齐宇新也因此对拼多多乃至整个电商有了改观,“我要的物质和精神消费,无非就是有人懂我,哪怕这个人是平台背后的机器人呢。如果能有以我为中心的感觉,谁都想做个小公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电商似乎比消费者自己更懂消费者,心之所想皆能实现也的确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

新电商时代,拼多多“以消费者为导向”的企业价值观,主要体现在依靠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实现交易成本的降低,让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买到商品。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其他地区,拼多多消费者为中心的理念正在逐步改变传统电商的消费模式和习惯。

尤其是拼多多引以为傲的拼购,一度被认为是在电商巨头严防死守之下,依旧能捕捉精准客群的有效工具。范日召认为,拼购是移动社交时代的新消费模式,基于人之间的社交关系促成的交易可以降低交易成本,消费者也可以从购物的过程中得到乐趣。

拼多多提供的数据显示,以北京为代表的一二线城市新增客群以19至35岁的青年人为主,新青年爱买但并不败家,注重品质也追求性价比。让用户与好友分享商品并拼团享受低价,这样的新模式受到了年轻用户的欢迎。

网络的规模效应在移动互联时代使得社交裂变更为容易,拼购的规模效应得以成为可能,通过消费者需求的快速集聚形成强大的需求,使得参与的消费者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到需要的商品,这和传统电商时代消费者和商家只能一对一地实现交易不同。新电商平台通过新的技术手段帮助消费者集聚大量需求,形成和商家的议价能力,使得消费者享受到更实惠的购物体验。

在范日召看来,无论是像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还是其他城市,拼多多扮演的是移动社交时代新消费模式创造者的角色,借助技术进步、人和人的互动关系、向消费者利益倾斜的营销手段等方式,实现消费者利益的最大化。

“我们是前浪眼里的后浪,虽然不喜欢这个称呼,不喜欢被定义、被贴上标签的感觉。但我们这一代人就是在搅动世界,甚至是打破规则。”齐宇新同当下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活得自我,也更容易幸福。

责任编辑:hnmd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