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购物 > 正文

从月赚3000万到卖不动,有人入局半月就遇订单荒 口罩如今真的萧条了吗?

2020-05-25 10:44:43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从手持千万投资金额入局口罩行业,3个月以后,口罩厂家却说,千万不能投资了。曾经一罩难求,成本飞升,大量资本和商人涌入口罩行业,如今...

从手持千万投资金额入局口罩行业,3个月以后,口罩厂家却说,千万不能投资了。曾经一罩难求,成本飞升,大量资本和商人涌入口罩行业,如今真的萧条了吗?

暴富终结

从2月份入局口罩行业,陈优幸运的成为了第一批挣到口罩快钱的人,三个月内,陈优已经往口罩厂投了上千万元。最赚钱的时候,陈优工厂一条生产线一个月就能挣500万,6条生产线一个月赚3000万。

陈优用“全民运动”来描述他在过去三个月内经历的口罩行业,“有钱的人来投资,没钱的人贷款借高利贷都做,就是挣快钱,最好的时候基本上10天就能回本。”

2020年春节前后,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国内曾出现因口罩奇缺导致的一罩难求、价格飙升的困境,口罩市场需求的猛增带来了短暂的市场红利,也吸引着大批投机者趋之若鹜。

自媒体“Tech星球”曾经报道过一个月入千万,靠生产口罩一夜暴富的故事:“一台口罩机每天生产口罩10万个到16万个不等,按每个至少纯赚一块来算,保守估计一天能赚10万块。早期口罩机价格也就在十几万、二十几万的样子,算上原材料,两三天就回本,后面都是净赚。”

巨大的需求导致了口罩材料成本被抬到“天价”,平时只卖2万/吨的熔喷布,最贵的时候炒到了80万元/吨,整整翻了40倍。原价1-2万元/吨的无纺布,都要卖到13-14万元/吨。

进军口罩生产的不仅是各地的小商家,大厂们也纷纷入局。1月31日,比亚迪决定转产口罩,2月10日启动搬迁,2月17日,比亚迪把深圳宝龙工业园的手机生产线,改造成了口罩生产线,开始量产,3月12日,日产量达到500万只,12天后增至1000万只,4月下旬攀升至2000万只,稳居全球产能第一。

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口罩供应转好后,这些口罩玩家们又把目光瞄准了海外。

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1日至4月4日,中国出口口罩达38.6亿只;4月5日至4月30日,达239.4亿只。仅两个月,中国验放出口的口罩就达278亿只,约为去年全球口罩总产量的3倍。

单单就销往美国的防疫物资来说,3月1日至5月5日,中国已向美国提供逾66亿只口罩、3.44亿双外科手套、4409万套防护服、675万副护目镜,以及近7500台呼吸机。

只是,类似的疯狂不可能长期持续。

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封”,75个离汉通道打开。五一假期前,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这些疫情好转的信号让口罩的需求大大变低,再加上国内每天2亿只口罩的产量,市场愈加饱和,小口罩厂被步步紧逼。

据界面新闻报道,纳入政府统计的、有报备的口罩产能已趋于饱和,每天产量已超过3亿只。这意味着,国内口罩市场已经严重供大于求。口罩供应矛盾缓解背后,是中国制造逐渐复苏的产能。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仅截止到3月17日,跨界转产口罩的生产企业已经达到15528家。全国超过3000家企业的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医疗器械”等业务。

5月初,陈优明显感觉到口罩卖不出去了。他说,20天以前,KN95口罩还能卖到7.5—8元/只,销量最大时,不需要包装就有人来收,收货方自己重新挂靠包装。而现在KN95已经跌到了4元/只。“口罩厂千万不能投了,没有好的客户资源和特别牛的资质,接不到单子的”。

口罩卖家周金深感赞同,“现在在国内投资口罩一点意义都没有,还不如投头盔,这种挣快钱主要是看运气,你没有运气等你再弄的时候人家已经把钱挣走了”。

5月24日,《财经天下》周刊随机查阅部分电商网站发现,一次性防护口罩的零售价格已经低至0.36-0.49元。若以当前熔喷布约30万元/吨和无纺布约5万元/吨的价格计算,一只一次性口罩仅在三层布的成本就需要花到约0.3-0.4元,利润已经所剩无几,倘若卖家此前的进货价格还要更高的话,亏本销售几乎已成定局。

质量乱象

数量饱和的同时,质量的隐忧也随之而来,3月起,欧美多个国家对中国口罩的质量产生信任危机。一批中国防疫物资卖家被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拉入“黑名单”。

5月8日晚,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网站公布了最新调整的获得美国FDA授权的非医用口罩生产企业名单,我国获得美国FDA (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EUA(紧急使用授权)的非医用口罩生产企业数量大幅缩减,仅剩8家。

随后,5月9日,海关总署公布了全国海关查发的出口防疫物资质量安全不合格企业及相关产品清单,涉及口罩总量达186余万个,并点名了16家出口企业和与其相关的生产企业。

陈优说,“当时出口管控不严格,工厂以为做出来就有人要,就哗哗哗的往出做,现在跟刹车一样全停掉,还有客户看国外行情不好了,扔了100万订金也不要了。”陈优听朋友说,还有工厂积压800万个白板口罩卖不出去的情况。

《财经天下》周刊以买家的身份接触到了一位白名单企业的卖家吴军,吴军称,“现在只要跟防疫物资挂钩的,像手套,防护服还有口罩,都需要资质,没有资质的一律查封。除非有正规的手续的厂家才能出口防疫物资,像那些三无产品都已经出不去了”。

浙江的口罩卖家李石坦言自己的工厂没有资质,但他说,“有资质的公司会专门来我们这里收货,然后发到国外,所以我们的产品都是合格的”。

另一位与《财经天下》周刊对话的KN95口罩卖家则十分直接地抛出了“要达标的还是不达标的口罩。”

从2月到4月,河南、山东、安徽、江苏等多地市场监管部门开展口罩生产企业专项整治活动,约谈、停业整顿多家口罩厂商。

5月19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知称,要整顿和规范重点地区熔喷布生产企业秩序,保障疫情防疫用品质量安全;严厉查处违法生产销售以及非法回收销售口罩等防疫用品及原材料行为;严厉打击“黑作坊”, 坚决防止不合格防疫用品流入市场。

吴军说,在口罩最短缺的时候,对熔喷率极低,基本只有防尘功能的白板口罩也不愁销量,经过整顿和媒体曝光口罩问题后,消费者更注重品牌和质量。山寨口罩厂、中小口罩厂在线下失去了市场,而像比亚迪等大品牌的口罩,在线下市场却供不应求。

优胜者的未来

与中小厂的窘境相反,有资质的白名单企业生产的口罩已经卖到了“天价”。在口罩交流的QQ群里,在FDA白名单中的口罩厂生产的防护级别高的口罩卖出了近百元的价格。三奇的N95现货要价115元/只,大胜3X N95口罩卖到34.5元/只。

陈优把白名单生产的口罩比作LV和爱马仕的包,“一个包成本不到一千块但是卖几十万,你想买你就认账。”

福建的口罩厂家苏运说,疫情刚爆发时,倒卖口罩很容易被骗。“有时骗子会让你交一个诚意金,基本在5万左右。把诚意金打过去后,他就会说没有货或者需要等,就这样一直拖下去,我们现在知道这些案例已经不下十几个了。”

而说到三奇口罩,苏运把它称为“暴利中的暴利”。“三奇工厂每天蹲的人很多的,就蹲在那里等货。”

苏运说,现在三奇工厂出生产一只KN95,成本顶多到二三十块钱,让倒卖口罩的人炒到一百多,等于一只口罩能赚70块钱。“现在好多人在都想往国外倒卖KN95, 但是好多人都为这个东西上当受骗了。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去蹚浑水,真的是比较深的。”

已经有企业倒在了这个春天。在五一假期期间,安徽省安庆市就有一家规模不小的口罩厂倒闭了。在网上广泛传播的一段视频显示,口罩一箱一箱堆积在院子里,卖不出去,被工作人员打开搬走。

江苏张家港的一位口罩电焊机卖家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4月底,他原本做服装生意的公司以每台1万多元的价格买了200多台电焊机,接到了千万量级的口罩订单,生产了半个月后,遇到了订单荒。害怕赔本的他现在以3000元/台的价格甩卖机器,二十分钟后,卖家把价格降到了2650元/台。

责任编辑:hnmd003